Bitcoin86.com

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塑造数字支付的未来

前言:技术正在改变支付系统。变革的步伐和对现有服务提供商的潜在破坏,已将支付系统推到决策者的首要议程。国际清算银行和央行在形成应对措施方面发挥着主导作用。

技术正在改变支付方式。数字创新正在颠覆过去一直主导着支付的工具(如现金)和机构(如银行)。新参与者正在开发创新的支付解决方案,与银行提供的传统支付手段展开竞争。现有企业也在重新设计支付系统,使其更快、更便宜、更易于使用。而消费者也开始期待支付服务的方便性和安全性不断得以改善。
创新正在动摇支付系统

支付系统对经济运行至关重要。支付系统是参与方之间转移资金的一组工具、程序和规则。安全和有效的转移是买卖货物、服务和金融工具的基础。事实上,进行交易的一个前提条件是相信支付会被执行。

现有的支付系统已经进化得更安全、快速和便宜。正如Bech和Hancock(2020)所解释的,批发支付系统——主要用于银行间大额转账——在过去几十年里经历了连续的创新浪潮。零售支付系统——用于消费者和企业之间低价值但大量的转账——最初滞后,但现在正在迅速变化。支付系统的变化需要许多参与方之间的协调。批发系统通常只有少数参与方,中央银行在其中起主导作用,这有助于调整(各方)变革的动力。因此,批发系统的创新更容易开发和实施。

零售支付系统正变得越来越方便、即时和全天候可用。然而,支付系统在两个方面仍然存在缺陷:准入和跨境支付。大量的人无法使用银行或其它类型的账户来进行支付(或仅能有限使用),尤其是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开设支付账户的障碍包括高昂的成本,以及缺乏文件或信任。此外,跨境支付仍然缓慢、昂贵和繁琐。正如Bech、Faruqui和Shirakami(2020)所解释的,对于跨境支付而言,参与方之间的协调问题尤其严重,因为变化涉及到多个系统、多种货币以及多个法律和监管制度。此外,跨境场景下,与洗钱和资助恐怖主义有关的风险可能更难以管理。

跨境支付的很大一部分是通过代理银行进行的。代理银行业务是指一家银行持有其它银行拥有的存款,并向这些银行提供支付和其它服务。2011年至2018年间,代理银行数量下降了约20%。Rice, von Peter和Boar(2020)发现,所有地区都出现了下滑,不仅是那些有腐败的不良记录或跨境信息共享不足的司法管辖区。代理银行的衰退是一个潜在的担忧,因为这可能导致跨境支付成本上升、可用产品或服务的多样性降低,甚至失去访问全球银行系统的渠道,而所有这些反过来又可能导致更多地使用非正式的、不受监管的支付网络。

技术正在扩展跨境支付的选择。金融科技和大型科技公司越来越多地提供跨境支付服务。其它举措旨在改善连接不同国家支付服务提供商的基础设施。Bech、Faruqui和Shirakami(2020)回顾了旨在建立跨境运营的支付系统、连接国内支付系统或建立支付服务提供商远程访问系统程序的举措。虽然目前有少数运作的例子,包括在墨西哥、南非和瑞士,但更多此类倡议正在实施或计划中。如果成功的话,这些举措有助于基于银行的支付系统保持与其它安排的竞争力。

用于改善支付的最具变革性的选择是点对点的安排,这种安排将付款人和收款人直接联系起来,并最大程度地减少中间人的数量。许多点对点协议使用分布式分类账技术(DLT)。基于账户的系统将交易记录在中央分类账中,而DLT系统则同时在多个地方记录交易,从而形成一个分散的同步分类账。近年来受到关注的例子包括比特币和像Libra这样的所谓“稳定币”举措。

各国央行正日益探索通过数字货币建立点对点系统的可取性和可行性。Auer和Bóhme(2020)指出了CBDC需要成为零售支付中可信赖和广泛使用的媒介的特征。其中包括可扩展性、可访问性、便利性、韧性和隐私性。不同的技术设计在支持这些功能的程度上有所不同。挑战在于如何设计一个CBDC,将对中央银行直接债权的优点与中介机构提供的便利结合起来。

Auer、Cornelli和Frost(2020)发现,过去CBDC试点项目的结果参差不齐,一些项目确定成本超过了收益,但其它项目则朝着实施方向推进。尤其是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央行,正从概念验证转向实际开发(Boar、Holden和Wadsworth,2020)。

点对点的安排也有可能改变批发支付。Bech、Hancock、Rice和Wadsworth(2020)分析了代币化(或资产的数字化呈现)如何改善证券的清算和结算。他们的结论是,代币化可能会降低成本和复杂性,但不会消除一方未能结算交易的相关风险。基于代币的结算系统的成功,取决于它们与传统的基于帐户系统的交互程度。
国际清算银行(BIS)和中央银行发挥着主导作用

改革的步伐和遭受破坏的可能性已将支付系统推到了决策者的首要议程。事实上,作为2020年20国集团(G20)的主席,沙特阿拉伯已将改善跨境支付作为G20的优先事项之一(G20-FMCBG, 2020)。BIS正在这些努力中发挥主导作用。

G20的努力由BIS主持的两个机构领导:金融稳定理事会(FSB)和支付与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PMI)。FSB与CPMI和其它相关国际机构正在协调,制定路线图以加强跨境支付(FSB, 2019)。该路线图将包括实际步骤和指示性时间表,并将在2020年11月的G20领导人峰会之前发布。作为这项工作的一部分,CPMI正在确定改进的跨境支付系统的构建模块。特别是,它正在研究目前跨境支付的成本结构、摩擦和风险,并确定私营和公共部门可能采取的行动来解决这些问题。

中央银行在支付系统中发挥着核心作用,而正在发生的变化要求中央银行加大力度,在提高这些系统的安全性和效率方面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货币和支付系统建立在对货币——无论是现金还是数字——的信任之上,只有中央银行才能确保这种信任。它是一种“央行公共产品”:由央行支持的信任为建立创新支付方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Carstens, 2019a)。

BIS已经建立了其创新枢纽,以引领央行应对数字创新。枢纽的使命是促进中央银行界在创新金融技术方面的国际合作。它有三重任务。首先,它将确定并深入了解与中央银行相关的金融技术的关键趋势。其次是探索发展公共产品,以增强全球金融体系的功能。第三,它将成为央行创新专家网络的联络点。

数字创新不分国界,因此BIS正与央行合作,在多个地点建立创新枢纽。第一批枢纽中心于2019年底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新加坡和瑞士启动。最初,枢纽将以在数字创新方面取得重大进展的央行努力为基础(Carstens(2019b))。这样,枢纽将促进央行之间的合作努力,并在适当时与学术界、金融服务提供商和更广泛的私营部门合作,开发有利于全球金融体系的公共产品。随着经验的积累,枢纽将迅速制定自己的议程。形成BIS创新枢纽工作的一个关键问题是,是否需要为不断变化的环境重新发明货币本身,或是应聚焦于改善货币的提供和使用方式上。(数字经济公社)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